慈尊多羅那他略傳

覺囊派前法王阿旺洛珠扎巴(1918- )著

                     
              回首頁

  至尊貢噶寧布轉世即是覺囊寺第二十八任住持,陰木豬年( 明萬歷三年,1575年)箕宿月(藏歷六月)十八日,生於保護藏區的永寧地母十二尊之中金剛翠聰綠炬地母守護之地卡熱章溝頭、以前熱譯師的傳承次第出世的居處,即現在被叫做曲科頂地方的東西兩部熱氏之中的東熱貢噶僧格所建的寺院的地方。其祖父持咒師楚臣嘉措有四個兒子,長子南傑平措為貢噶寧布之父,母親名叫多傑布噶拉姆。他出生時被包在顏色象五色彩虹的肚子一樣的東西裡,將其破開後裡面是一個嬰兒,身上的皮膚有血脂明點若系有黃丹色的梵繩,手足上有法輪之相,身上發出藏紅花的芳香。嬰兒睜眼觀看各方,口誦三遍松跋裡咒語,當時,祖父給他取名為“班瑪斯覺多吉”(意為“蓮花伏魔金剛”)他出生的奇兆還有附近園子裡群花竟相開放,天空連降七天花雨,鳥雀齊鳴,眾獸喜戲,人畜無病,老人增壽,青年強壯等,長到八個月時能來回走動,一歲時會說話,一開始就再三說:“我是喇嘛更噶周卻,”清楚地說出了前輩的施主、僧院、神衣、三所依,並且命近侍班覺服侍,大家聽後都感到非常驚奇。有一天,協敖(指期覺多吉)和侍從們在家中吃飯時,突然出現了一位肌膚為青藍色,身著布袍和虎皮袈裟,手拿潤溫的人頭蓋骨、長髮髻,頭纏長頭巾的瑜伽師,其他人都非常害怕,唯獨年輕的轉世童子非常高興,向瑜伽師致禮後交談起來,瑜伽師授給他摧破金剛的沐浴法和一根鐵杵。據說這件鐵杵原蓮花生授給措嘉,措嘉傳給那囊頓覺木,那囊頓覺木埋藏在桑耶寺,最後被上師雍頓巴發掘出來。瑜伽師用膳後離去。

  貢噶寧布小時候看見了許多淨相,講說適合於老、中、青三者各自情況的教法,當他看見三所依時,生起敬心,自然具有慈悲菩提之心。未經學習即自己懂得讀寫普通文字,特別是本尊護法的現觀、根本咒語、朵瑪儀軌等。三歲五個月半時,曲傑丹增巴為了認定靈童去謁見,他除了清楚地辨認出絳達孜的鼗鼓外,因未多做交談而延遲了一段時間。此後,堪欽隆嘉措在頗章噶波期間,於虎年(明萬歷六年,1578年)陰曆八月十五日傍晚,由空行本尊授記,以後浪卡子第巴又加以敦請,由於這些原因和前輩上師(更噶周卻)給堪布本人的授記文書等極為相符合。於是,選認靈童的各位大師確信無疑,選擇了圓滿緣起迎請靈童。四歲時,負責迎請靈童的隆熱嘉措安排夏仲扎西道吉旺波召集途中各地上層人士,以騎士一百六十五名作為隨從準備在江孜迎請,隆熱嘉措自己為了贖取靈童和獻禮來到靈童住地,雙方會面時,由於宿慧清楚,彼此都感到非常高興,隆熱嘉措和浪卡子第巴向靈童及其父母敬獻了厚禮。

  十月四日(原注:九月二十五日),靈童從住地起駕逐漸向後藏進發,對第巴、侍從、僧眾等前後拜見的人靈童都能認識談話,如同前輩時一樣。在曲隆絳孜寺舉行坐床大典時,前輩的門徒多仁貢噶堅贊、心傳弟子拉旺扎巴、堪欽隆熱嘉措、克旺強巴倫珠、傑仲更噶巴桑等全部弟子匯集一起,盛宴慶賀。

  八歲時,經過師徒商議,請來達隆巴欽波更噶堅贊前來授與出家戒,取名為“貢噶布扎西堅贊,”淨相中變化的善知識印度學者雜拉那塔賜名為“多羅那他”(意為“救度怙主”)。以後他依止克卻強巴倫珠聞習顯密經論,得到了智者的學識;從多仁貢噶堅贊聞習以道果為主的多至不可思議的灌頂教誡;從扎堆卻古拉旺扎巴聞習以那饒六法、大手印為主的一切無量口訣,現觀開悟了內甚深道,獲得了金剛十二地智慧,即成就自在之位;從傑仲更噶巴桑學習時輪和怙主教誡,被委任為覺囊(派)寺住持。堪布隆熱嘉措給地傳授了時輪灌頂、《時輪續》、《注釋續》、《口訣》、六支瑜伽的加持義傳承,他深領諸義,證悟究竟。聞習覺囊派教法後開始鑽研布頓派教法,聞習了各大上師的著作、印度文古書、更欽篤補巴全集,以及崐多種教誡論著。從克珠桑傑益希、持金剛益希旺波等著名學者是聞習薩迦、覺囊、香巴噶居、夏魯、主巴噶居、達隆噶居等教派的教法和四續部一切灌頂教理、口訣;跟從印度大成就師格茹洛學巴桑傑貝巴貢波聞習了密乘續部生圓二次第全部灌頂,講授了以前西藏沒有的五百餘部密乘無上瑜伽部中的發菩提心方面的教法,這樣具有代表性的事跡還有很多。

另外,他前後向印度數名瑜伽師求授甚深法和內外明處、聲明學等,熟習一切密意。到將近二十歲時,由持律師貢噶堅贊為堪布,強巴倫珠為阿奢黎(軌范師),傑仲更噶巴桑等為摩師和補缺師提前給他授了比丘戒,成為外如聲聞乘,內如佛子菩提心的大持密咒師。前後請求了這些上師傳授各種教法。

  中期事跡:

  貢噶寧布二十一歲時,根據上師貢噶堅贊、阿奢黎強巴倫珠的“住持覺囊寺”的口頭命令,於陰曆八月八日吉祥日正式登上了覺囊寺堪布寶座,發放任職茶,從準備到移交的順緣都很好。之後,他住修於吉普,創立一年中不間斷的覺囊大時輪的教授,每一次教授都很順利。陰曆一月初九日,舉行大時輪教授朵瑪儀軌,首先介紹淨善教授。從印度阿奢黎素乃巴難室利和布拉哇雜拉等學者鑽研一切甚深教授,深領全義。覺囊寺修供法會期間,又立時輪彩色細砂,為各修行院的七百餘名僧人傳授十一面觀世音菩薩圓滿頂。

  二十六歲時,他蒞臨熱振寺等寺院法會建立法緣,尤其是登上在扎僧格雪的當年宗喀巴坐過的寶座講授菩提道次第法。他禮拜能夠耐火的梵文經籍時,用兩種語言(梵語和藏語言)講授《黑閻魔德迦續》,其勇猛氣慨和表達清晰使熱振寺僧眾都感到驚奇,交口稱讚,如此廣利教法及眾生。根據阿奢黎仁波且強巴倫珠之命,在修繕覺囊寺十萬大佛塔時,在三角形紅溝中間,有一座用心無法測量的水晶山,佛塔形狀大小不定,無間隙,無量佛、菩薩請求各塔,諸尊塔發出隆隆的法語。當時,天降花雨,十方眾生供奉,大家異口同聲地說:“方便住智慧,諸佛的宮殿;七十二尊佛,隨從有萬萬,無量光樂土。”問道:“此山是何山?”顯相回答說:“威德塔。”這顯然是指的覺囊派為了增益潔白的善業,服侍十萬大佛塔,每年的定期講授後,他還為斷傳授教誡,舉行朵瑪儀軌。

  二十九歲的春天,他住在覺囊寺,每天黎明彌勒佛從密雲中出現,每當這時大師想到彌勒佛最後溶化在自己身上,體驗自己正向天龍魔鬼、夜叉等非人說法,這些境相消散後,他從根本上知道他空中觀見。他親眼看見了更欽篤補巴,並前後多次給他授記,還在夢中去到香拔拉,清楚地看見莊嚴之地。去到迦拉波宮殿,謁見了十地菩薩之身貴種王,對他講了話。此後,他在桑丹寺鑽研道果等甚深教法,比以前更多地宣傳覺囊派的時輪教法,以會見勝樂三秘莊嚴之善妙體驗消除了桑珠孜王子的身體違礙,利益眾生。廣做祭祀自己的上師扎頓巴遺體的儀軌百業。

  三十六歲時,在講授時輪教法時,壤塘寺僧人(蒙古的上師)桑料貝師徒來到覺囊寺向覺囊修行院施放齋僧茶,他為修行者授灌頂教誡,並向三條河谷的百姓等徵派僧差;月供更欽篤補巴,年供更邦巴突結尊追、絳賽巴·嘉哇益希、克尊雲丹嘉措師徒三人。豬年(明萬歷三十九年,1611年),他在教授時輪時,為許多人剃度出家為僧。他應康巴·彌納巴等人請求,為壤塘寺數名僧人講授六支瑜伽;為扎西宗新僧授戒剃度。

  三十九歲時,他為多康北部地區娘傑寺活佛噶宇堅贊僧格的轉世靈童、噶宇巴的兩名侄子、康區僧人倫珠等多人講授道果、六支瑜伽等密法,應溫波倫珠的勸請,著《六支瑜伽講義利見》,應這些人的懇求派隆熱嘉措主僕去康區傳教,利益眾生。當時,藏巴第悉彭措南傑向他敬獻了寺院莊園和寺屬百姓,請求完成修建了義教法之根基的順緣。經過內部和外部勘查地形等,在具足許多善相的宗的城堡前面,出現了許多新建達丹丹曲林寺了義歡喜園的根基的妙匯緣起。

  四十一歲的陰木兔年(明萬歷四十三年,1615年)陰曆二月十一日舉行盛大鎮壓地煞儀式。三月八日,規畫尺度,舉行正式地儀式,善相無量。之後,建立作坊,修建了二十餘間經堂、一百間僧舍及圍晼A用金銅鑄造了內供三所依、大型七世佛象,以及尺寸稍小於七世佛像的飾有各種珠寶的無量壽佛像、度母像、大佛母像和布祿金剛像,用金銅鑄造了大型勝樂本尊全身像。另外,建造了如來八塔、無觸塔或《時輪》所說的佛塔,各以金、銅珠寶鑲嵌,造型莊嚴,工藝精湛。無量光佛金像約一層樓高,在覺囊寺新建的三所佛殿之中雕塑了金銅彌勒佛大像,約兩層樓高,另有多尊藥泥、香泥等混塑佛像。多次刻印了全集四十餘包和全套《丹珠爾》、《甘珠爾》經典,縫製綢段佛像十八幅。對這些希有三所依所獻的寬大頂飾、瓶座等上等供物遮蓋了一切,看不見蓋頂椽木,供品及其他供物無數,又有跳神用的部分服飾及跳朵瑪舞用的各種面具、樂器上百件。在十三年內,他按照更欽篤補巴建十萬大佛塔時的例子,完成了各種奇異之功業,以言證難以形容。

  約在四十三歲時,關於壤塘寺嘉哇僧格的第二代轉世的事,雖然本波徐倉宣稱仁辛巴的協敖章松即是,但他(多羅那他)的心中已經對這是否準確無誤有了明查,明確地授記說:“即使是也對壤塘寺沒有益處。”但是,他們沒有聽取這一預言,派遣阿蓋活佛、管家嘉哇貝等人前來迎請。多羅那他為康巴衝粗活佛、崗巴溫波、頓木雜溫波等二十名康巴人傳授了六支瑜伽和百種教誡等教法,再次按照前規建立時輪教授。雖然但辛巴活佛動身前去康區,但是根據以前多羅那他的授記行至吉雪扎噶爾進去世了。先前在達丹丹曲林寺經堂七世佛像建成的首次開光儀式上,第悉彭措南傑從前藏來到桑珠寺,授給大師羊脂玉的印,賜給管家更噶巴桑一枚紅檀香木花押印。

  以後,多羅那他大師逐漸廣做利益法和眾生的事。五十四歲時,他為益希嘉措詳細講授《勝樂根本續不共釋》,作了很好的記錄和解釋。另外,他講授顯密經典注釋、灌頂傳承法門,使一切徒眾成熟解脫。

  五十九歲時的雞年(明崇禎六年,1633年)二月二十四日,強佐更噶巴桑去世,他非常關心,給傑增成勒旺姆作了囑託和安排,在他以前用的木碗的把柄上出現了天成閻魔德迦像。繼後,他直接講授法王羯磨的閻摩德迦諸口訣,寫了《法王分別再釋難易解》。這時,他說:“在清楚的見相中,具誓法王(羯磨法王)蒞臨此地,而明妃一回也沒有來”。這清楚地證實明妃正在給兄妹護法供茶和接待。在這方面,大師為多麥巴倫珠嘉措傳授了《寶帳怙主十忿怒護輪金剛石寨母講義》和實修軌范儀則。

  總而言之,傑增仁波且多羅那他著作甚豐,包括《佛百業》、《印度佛教史》以及各大班智達傳記多部。顯教經典注釋方面有《般若波羅蜜多心經釋》、《普賢經釋》等,大乘中觀他空見與教派方面多部,《時輪》、《勝樂》、《集密》、《大威德》等密乘續部儀軌著作多部;《時輪》、《勝樂》、《集密》生圓二次第法注釋等密乘經典注釋方面多部,以及《佛陀贊》、《資糧》、《祈願》等總共十四包,收成全集。根據第二佛所說覺囊派意趣,對顯密和了義大中觀作了明確的說明解釋和發展。對於我派歷輩事業儀式,若如侍從一樣的巴貢扎甘擴法、諾金蓋扎巴、扎熱巴巴孜嘉尚、獨髻佛母南曼嘉姆、切巴贊扎傑、當噶爾扎贊、孜欽桑拉等奉命完成了。對巴科爾德慶、孜欽秀仇、嘉、桑丹(桑頂)、塔巴嶺、達丹群崐佩等寺的保管員和衛藏地區不同派系的大多數寺院進行了卓有成效的管理和維護,根據藏巴第悉更噶饒丹旺格嘉波的安排,任命其侄拉巴更噶丹巴為強佐。

  後期的事業:

  傑增仁波且傑增成勒旺姆和各位弟子講述了關於未來的預言、佛教增減盈虧(興盛衰敗)以及國政的變化,任命嘉央活佛桑傑嘉措為了義教法的樂園達丹工林寺的住持。他說:“這一次之後,我再不在曲隆修行院和覺囊講經了。”在覺囊講授了時輪教誡和修持。他又說:“現在放心了,把桑傑嘉措活佛已安排在達丹丹曲林寺法座之上,在我去世後會忙碌一陣。”一般來說,他智慧廣博,能與大家隨順,但是孜方面(指第悉藏巴)沒有考慮過他,我與第悉藏巴同心同德,正是為此。現在負擔輕了,除了今年,亦不再進行定時講授。現在著作的事也是如此,除了不便拒絕的敦請者外,再不做任何事,閒坐為好。”成勒旺姆請求道:“總之,從整個佛教,尤其是了義教法考慮,請求你長壽。此外,即使轉生,也請你轉生為利益我們派的大德,請慈悲攝持。”多羅那他說:“大家能一心一意祈求,倘若了解緣起變化,亦可利益此教。

  這樣,多羅那他大師完成利益教法和眾生的大業後,於陰水豬年(明崇禎八年,1635年)四月二十八日為利益他界眾生而逝往藥師佛土,享年六十一歲。達丹丹曲林寺和各修行院的弟子們以及各們敬仰大師的首領廣獻供養,為他舉行盛大的超薦。他的繼承事業的無數弟中有執掌覺囊派的桑傑嘉措活佛、克旺益希嘉措、堪欽仁欽嘉措、克珠洛哲南傑、崗波活佛、曲傑阿旺巴、曲吾窮哇活佛、大師的堪布貢噶扎西堅贊、阿格旺波活佛、哲布活佛、夏仲上師仲、曲傑仁頂巴、時輪夏爾欽巴、曲傑拉歐巴、比丘寧波塔耶、強巴雲丹貢波、阿旺更噶索南、更噶成勒旺姆、後藏王子貢噶丹貝堅贊等,除了這些弟子,上下一切弟子都主持自宗。佛教施主藏巴第悉彭措南傑父子、絳達扎西道吉、羊卓丹增彌居旺格嘉波(羊卓達壠萬戶的萬戶長。羊卓達壠,即今西藏浪卡子縣)等許多有無限權勢的人也對他禮敬供奉。上述簡略介紹了第十四輩尊勝轉世的事跡。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