覺囊派的實修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回上一頁

  覺囊派的實修方法亦重顯密兼修,除了在見解上是依他空見的解釋外,其修法與藏傳佛教其他派別如薩迦、噶舉、格魯、寧瑪都無大差別。 在顯教修心方面亦須修前行支分之各種緣想,如觀人身難得,死無常,輪迴苦,深信業果乃至皈依,發心,小乘之出離心,大乘之菩提心,勤行戒定慧三學,六度以及止觀法門等,這些與藏傳佛教其它派別的觀法完全相同。
他們認為只修顯教的止觀,觀蘊、界、處等皆是假名 無實,可以證得人法二空境界。但即此空,僅是自空境界,尚未獲見空明樂空的不二智的他空境界,佛的身智功德未能顯發;若無身智功德,則即身不能成佛,因此尚須結合修密教的果乘,即顯發佛的身智法門。自空,不是了知即空,自然而空,若無密乘的風脈修法(70),執著束縛之無始熏習不能斷除,故須修圓滿次第風脈修法才能斷除。
 

  密教方面也分四續部,作、行、瑜伽和無上瑜伽,總為上下二部。上部即無上瑜伽,其中也有父續,母續,不二續,本尊有勝樂、密集、大威德、金剛持赫魯迦等。依本尊修生圓次第、修幻身、光明、雙運等,這是藏傳佛教之通規。不過本派特重本初佛時輪金剛的六支行。
 

  密法的首要就是要承認眾生是佛、眾生皆有如來藏,如來藏的功德,光明、大樂、離戲不二等在眾生因位時不易顯發,因為這些是瑜伽者及佛所行境界。必須依時輪六支行,才能證得空明(71)雙運、樂空雙運、果因無別之不二智,逐步獲得果位。故必須顯密結合。他們說他空見與密乘見極為契合,承認此見是融通顯密之大見。他們說要通過密宗修法才能證明他空見之是否正確。這指證明佛的功德都是本具,是勝義實有,引《桑布扎密經》證明眾生身中皆住有如來藏,遍一切有情,自心本性就是光明自覺的如來藏本面。“世尊金剛持•赫魯迦(72)之自性遍於一切虛空等等”(《二諦論》19頁)。引《密集勝曼續》證明“五蘊即五佛,五大(73)即五佛母,認眾生之身即是智慧本尊佛”。十二處、十八界均為天身自性。甚至連“本尊、壇城、種子字,(74)印契(75)等均認為是自心本具,什麼勝義三寶,(76)百部天尊(77),共一意趣”(《土觀宗派源流》220)。謂世俗空了,其根為勝義,具體就是天身、明咒。“佛在身中住,其他處即無”身有無余大智慧,此智超出聲聞、獨覺之最殊勝智慧,佛的功德為眾生本具,此指佛之一切智慧法相,三身四智,五眼六通等,皆為本具並引據大量密經而為證成。
 

  他們求證的就是如來藏的實相本來雙運智,即不二智,(《知識總匯》548頁),或謂證空色大手印,空色光明,離戲光明等。
他空見具體貫徹在密乘中即修不二智與空性,即修明空雙運與大樂和合。此稱為樂空雙運,或稱為密乘之他空大中觀見,指出“一切諸法之本性即心性光明,空去一切戲論及形相,自己本體法性妙覺,具有自覺之性,是本自元成”(《知識總匯》中557頁)。認為此為密乘中甚深中觀之見。未修密前入壇場,灌頂,受三味耶戒,一般密乘事相與各派相同。具體做法是在觀想天身時從空寂中所出種子和印契明現於六根六塵上,所謂“空”者指若對此明現取相執實,即不超出輪迴,不執不著,不起分別,可阻妄念起動。屬於涅 。但尚未離有毒之性,故應修明空雙運,即明現之時即空,即空之時而又能明現,此為明空雙運之見,或輪迴涅 (78)無別見,這時,境成現空雙運,心成明空雙運,從定起時仍不離佛慢(79)。上系有相瑜伽(80),還應修無相的圓滿次第。修空色光明,將天身,壇城在整持,隨滅(81)二次第中清淨。則全無所緣而住,此則名為禪定。在此境中可以阻止自空之分別戲論。然此尚未親證自覺智,還須修空色大印(82),樂空雙運(83),由燃滴(84)力引生四喜俱生喜樂智(85)親證如來藏之實相(86)光明大樂,則本來真性及佛所具之智慧德相皆全部顯露出來。
 

  又覺囊派的特法──《時輪六支行》之修法主要是修空色大手印。一、收攝,其它派密法指如臨終時四大五蘊之收攝,覺囊派則指三種遠離(87),使本性由根塵中解脫出來,進入三空境界,初見空色光明,即法身本有妙色。二、禪定,心住於所緣之空色光明,初證光明由內顯發他空之真實性。所以他們特重空色光明之觀察,不過,覺囊派說這種色相是內界勝妙之空色乃聖人所證境界非一般凡夫所見之粗色塵(《文選》111頁。三、命勤,由金剛誦收納全身風息,強制進入中脈,用寶瓶氣,封閉上下二門(88),可以得自在風息,控制四大。四、持風,由修風脈明點之樞要,掌握不壞明點(89)風息可以主宰生命。五、隨念,修燃滴四喜(90),初證樂空雙運智。六、三摩地, 空色與大樂融成一味,入樂空雙運定。通過上面修法則可現證三身圓滿正覺而成佛(《知識總匯》下429-453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