覺囊派的教義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回上一頁


  覺囊派在藏傳佛教中可算是異軍突起,獨樹一幟。覺囊派持他空見:承認有真如本體,與藏中寧瑪派的大園滿(35),噶舉派的大手印(36),薩迦派的輪涅無別均承認有明空本性(37),頗為相似,不過各派又各有說法不同,但均屬於“勝義有”類。覺囊派與藏中持應成派(38)中觀見的格魯派主張一切皆空的“畢竟空”類,則全完對立。因此被視為異端而受到排擠。從歷史的觀點來看,覺囊的見地仍來源於印度的中觀派見。本來印度的中觀派,在派內就有各種爭論,後裂為若干小派。但各自都承認自己是佛語旨意的正確解釋者,覺囊派也說他們的見地是遵循佛教釋迦牟尼在印三轉法輪(39)中的末轉法輪的意旨,是究竟了義(40)中觀之教。
  

  關於佛的三轉法輪,各派亦有異說。
《土觀·宗派源流》說:釋迦牟尼一代教言,總結為三轉法輪。初期教法為四諦法輪,屬小乘教;中期為中觀;末期為唯識,此二為大乘教(《宗派源流》19頁)。
 

  覺囊派不同意末轉法輪僅為唯識教,而且主要是大乘中觀了義教。《覺囊派教法源流》說:“導師釋迦牟尼佛為順應眾生根機,轉了三次法輪:初為小乘轉四諦法輪,其經典有《緣起經》等等,此為因時因勢而說之教,後成為爭論之由,屬不了義教;中轉遠離戲論無相法輪,有《廣、中、略般若經》
等等,亦是因時因勢所說,後成為爭論之由,屬半了義教,末轉分辯勝義法輪,有《如來藏經》等等。這不是因時因勢而說,而是宣說究竟真理,真如法性(41),光明如來藏,眾生本具之佛智等,為完全是不可退轉之了義教,所以全無所諍之處(原書3-5頁)。 關於判教各隨所需,歷來就有許多爭議。據內地佛典記三時判教是出自《解深密經》。初輪是小乘教,中輪是法性空宗,末輪是法相唯識,此二是大乘教,對於初輪沒有爭議,爭論較多是在中輪和末輪上,那一輪是了義教?爭論的原因由於各大論師各對佛語解釋不同而產生了各種宗派。
 

  最早解釋佛語而作論典的人是龍樹菩薩,約公元三世紀時人,他是開創大乘之軌范,解釋佛中輪密意,造中觀《理聚論》,破小乘的色心實有論,提出緣起無性,色心一切皆空說,他的隨學有提婆、佛護、清辯等創立了中觀學派,後來因各自觀點不同又出了若干支派,但都承認中輪為了義教,末輪為不了義教。後來無著等出,不滿於一切皆空之“畢竟空”說,依末輪的密意提出了色空心有的勝義有(42)說,他的隨學有世親、安慧、陳那等亦因各自的觀點不同,裂為各小派,他們說末輪的初期是瑜伽行(43)唯識派,後期是唯覺明的中觀學派,總屬於“勝義有”論派,承認末輪為 了義教,中輪為不了義教。後人把龍樹之門稱為“空”宗,無著之門稱為“有”宗。空有之爭在印度也持續了數百年之久。 三時判教正反映了佛教的思想是在逐步不斷深入發展的過程。 本來龍樹開闢之空宗,無著開闢之有宗,在藏在印均稱為大乘之二車乘,喻如日月二光或稱世間二眼故空有二宗是相輔相成的,不應有高下之分。(《宗派源流》1頁)、(《知識總匯》中553頁)。
 

  關於無著的學說,在印在藏大多都說為是唯識學,覺囊派不承認只是唯識,認為無著世親是解釋佛的末次法輪,提出如來藏和自覺智(44),屬於大中觀的了義教。他們就是隨行無著所倡導的勝義有即他空見的中觀學說。西藏的學者們對無著產生誤解,主要是他們沒有把唯識和唯覺明(45)(不二智)分開的原因。因此他們獨尊龍樹認為是中觀正宗,貶低無著認為只是唯識而不是中觀派。(《知識總匯》553頁)。覺囊派的看法認為這些學者對中觀的理解還不全面。多羅那他把中觀分為四個層次:

  一、共通中觀;二、大中觀;三、中觀不共義;四、秘密義。(一) 共通中觀只承認緣起性空,勝義世俗皆無自性空,佛護、清辯、解脫軍、靜命皆屬這一觀點,他們說中轉法輪後宣說之《般若經》等為了義經。龍樹為解釋經義著《中觀理聚》等論成為中觀派的最大權威。末轉法輪各經都是不了義經。共通中觀唯主“空”義,後來發展成為應成派則主張諸法自性皆空,唯名言安立而有,勝義世俗一切皆空的“畢竟空”論。(《他空精義》232-233頁)。
  

  二、大中觀主勝義有的他空見,覺囊派自認在藏就是他們的這一派,大中觀的根據的經典方面有:《如來藏經》、《大法鼓經》、《央掘魔羅經》、《勝曼經》、《妙臂請問經》、《大般涅 經》、《寶雲經》等究竟了義諸經。闡釋經義的有:彌勒、無著、世親等的著述。彌勒在《現觀莊嚴論》裡略提他空之義。在《經莊嚴論》、《辨中邊論》、《辨法性論》等中作了詳細解釋,在《寶性論》中更詳細為決擇他空之義。依覺囊派說,龍樹亦說他空見,他在理聚論中為除常邊,成立為空,在贊聚論中為除斷邊,成立為有(《文選》165-166頁)。如《法界贊》中亦提出勝義不空的中觀了義思想。陳那、安慧更發展了這種思想。從上述經典來看不僅宣說有唯識理論,並提出了法界真性,如來藏,不生不滅等(《二諦論》19頁),且是開創了中觀了義之宗(《他空精義》232-255頁)。 龍樹無著的他空思想傳入西藏由素·噶瓦多吉譯師和贊喀布齊等人所翻譯,覺囊派先輩所繼承,到了篤補巴時則更為發揚光大(《他空精義》234-237頁)。

 
  三、中觀不共義,提出了如來藏,指明此即佛性,一切眾生皆具。這佛性就是指常,樂,我、淨、正、真、善。(《文選》)154頁)。又說此為法身。
 

  四、中觀秘密義,提出佛本具有身智(46)一切德相,並提出了“法界”(47)、“法身”這些概念。法界不是一般概念所說的空,它是出生一切法之界,尤其是勝義法界指的是一切涅 功德之所依。法身說明此為佛之身、智萬法之所依。皆為勝義有。(《他空精義》)241-245頁)。 染法空了,淨法不空,此本根不變,因它為勝義智慧善品之根,屬勝義有。自認為這就是究竟的了義大中觀。
 

  覺囊派的大中觀,實際是在唯識基礎上發展起來的,唯識提阿賴耶識(48)是有為法,只能含攝染法,他們改提如來藏,是無為法(49),染淨兼攝。 為表示他們的教義是本自佛語經教,還提出了四依不依:依法不依人,依經不依論,依了義不依不了義,依智不依識(《他空莊嚴論》148-149頁)。 又引《楞伽經》說;依於唯識理,不觀察外境,依於無相理(空宗),始知超唯識,緣於緣真實(有宗),又超過無相,非有相瑜伽,不能見大乘(《了義海論》274頁)。他們主張的勝義有,就是有相瑜伽。

覺囊派對三法輪的看法

初轉法輪──四諦法輪──小乘色心實有(色心並重)──重世俗有─┐
│─自空不了義
中轉法輪──無相法輪(中觀)──色心皆空──勝義世俗皆空 ──┘

│初期──法相唯識──色無心有未明提勝義有──半了義未轉法輪──分辯法輪──┤
│後期──究竟中觀唯覺明──如來藏──勝義有── 他空了義教
(色心並重,現空雙運,樂空雙運)

(二)
  關於他空見。覺囊派提出“自空”和“他空”這兩個術語。什麼是自空?說世俗諸法各以因緣而生,緣生不會有自體,僅是世俗假有。自己本身空者名為自空“相反”自己本身本具萬德而不空者,則為勝義有,加在勝義上的東西如他世俗二執離戲(50)等皆空則名為“他空”(《二諦論》3頁)、(《知識總匯》中550頁)。自空、他空是對待來說的,說世俗是自空勝義當然是他空了,“他空”換言之就是承認勝義不空,“勝義有”反對“畢竟空”。這個名詞在印度的佛典中是沒有的,覺囊派為了顯出他們的不共宗見(51),故特立此新名。
 

  他空見不僅是依據印度的經論,純屬理論問題,他們他空見的來源,還是由於實際修證所體驗出來的。
勝義有論是來源於印度,他空見之名始自裕莫·木居多吉。他在修密乘的“時輪六支行”時,見到空色的天身之相由內顯發,乃眾生因位本具(52), 以此為據,倡說他空勝義諦恆常不變,由他秘密傳到袞邦巴·吐傑尊追,著《時輪心要本釋》和《瑜伽六支導引》。到篤補巴·協饒堅贊時始廣為宣講他空見,其本人著有《了義海論》等,廣引顯密經教,證成其說。又後巧勒南傑著《廣略破迷論》,聶溫·袞噶白著《宗派莊嚴論》,多羅那他有關他空見的著述更多,不勝枚舉,於是他空之見遂廣為傳播出來了。(《宗派源流》213-217頁)。
 

  他空的理論如何建立的,他們提出三空說。三空說出自《經莊嚴論》(《二諦論》4頁)。
首先弄清空的概念。什麼是空,什麼是不空,空的是什麼,應當分辯清楚,於何物上無有何事則此事空,而其所餘者則為不空。(《了義海》242,247,246頁)。因此關於空性提出三種空性來進行觀察。三空性有:無物空性,有物空性,勝義空性。

  一、無物空性,指虛構的幻想抽象的概念,如方分、時間、大小,美惡等空無實質可得,這是一種空法,

  二、有物空性,指一切因緣生法有實際事物作為條件,但是緣起無自體可得,這又是一種空法。空的情況大概可以概括為這兩種。任何事物均有兩面,空的反面就是不空。

  三、勝義空性,勝義是離戲而空。空的什麼就是離戲,勝義本身不空。離戲就是離開加在勝義上的斷常有無諸邊執和二取有相之法(53)(《知識總匯》中547頁)。

  勝義空性具足一切勝義善品是諸法之本性(《文選》102頁),它既不是抽象的空,也不是緣起的無自性空,而是恆常不變之實相。此實相有種種異名,如真如、自覺智、空性、勝義諦、智慧、法性、法界等等,此為慈氏(有宗)和龍樹(空宗)之所共許(《了義海論》295頁)。

  知識總匯》說智慧法性,其體本自元成,永不變易,不空常往。(原書中547頁)。《經莊嚴論》雲,知道無物空,又知有物空,知自性空後,方謂知空性(《他空精義》241頁),(《二諦論》4頁)。
  

  再從二諦來看空有問題。二諦即世俗諦與勝義諦。世俗諦指世俗諸法,在世俗心中認為實有,故名世俗諦,然皆是生滅變化,虛妄不實,是假有之有為法。勝義諦在智慧觀照中見為實有之法,則為永恆不變之真實,故名勝義諦,是真有之無為法。覺囊派特彆強調勝義有,說它是常恆、堅固、雍仲(54)離戲、寂靜、園成、自性成就、實義有、實有等(《了義海論》189頁)。
無物空和有物空屬世俗諦,均無自體是自空,屬空。勝義空、屬勝義諦自體不空,而是他空,屬有。按覺囊派說凡緣起性空有為法皆是自空,非緣生之無為法是他空。就“有”的方面來說,世俗諦屬名言有,假有不實,而勝義諦則屬真有,永恆真實的有。

│世俗諦─┤無物空│
空 │ │有物空├──自空──有為法──空 (性)│
│勝義諦──勝義不空──他空──無為法──有
│世俗諦──假有(名言有)──有為法──空 有┤
│勝義諦──真有(真如體)──無為法──有

  龍樹說:因緣所生法,我說即是空。那麼非因緣生之無為法,當然就是不空了。所謂空性,空的是因緣生法和無有自體之自空。本然智慧、法性元成非因緣生法,是無為法,本具萬德自體不空名為勝義空性(《知識總匯》547頁)。他們的勝義空,即指佛的身智等,實際是不空的,智慧法相是佛本具,故不可空。
 

  勝義空就是勝義不空,勝義具有二相即不生滅,不垢不淨。勝義是無為法,無為法不空。若有為也空,無為也空,則有為無為成為一回事,沒有分別了。所以篤補巴說“離去因緣生法(有為)之法性決定是有”(《了義海論》527頁)。世俗虛妄不實故說空,若勝義也說空,那麼勝義也成了虛妄不實了,故勝義是有。
再從三性來看,空有、真妄的問題,三性有偏執性,依他起性、元成實性。三性非全為唯識之說,見於慈氏後論中(55),屬究竟中觀之見(《二諦論》20頁)。
 

  三性各從世俗勝義二諦兩方面來看,偏計執性為假名有,雖世俗中亦無,屬無物空;依他起性,依他因緣條件結合而生為實物有,世俗中有,屬有物空,此二皆妄皆空。園成實性,空去執著戲論而自體不空,因其具足一切善品,為勝義有。此有為偏計,依他二者之根是有,不可空此則為真如有。(《他空精義》241頁)、(《二諦論》13頁)。


  為什麼要用三性三無性來決擇他空見?主要決擇什麼是可空,什麼是不可空,偏計空後之根為依他,依他空後之根為園成,園成則不可空,不可空的就是諸法之根,則為有。世俗之法 以阿賴耶為根,賴耶是依勝義而存在,以勝義為根,因賴耶亦非真根,賴耶空後,其真實之根為勝義真如。稱為根中之根。此根則不可空。篤補巴說,偏計,依他生滅無體,此二空後之根即園成實。離開世俗心之根則為真如,真如亦名法身、法界,法性等等皆為異名(《了義海論》249、275、527頁)。
此根從本即有又稱為本根(《文選》213、223頁)。


  法性不變始名法身,法身具備佛的一切功德乃佛本具,非由修來,眾生有佛性故眾生也本具法身為一切功德之所依。
法界是諸法之界,諸法雖無自體,但有所依之本,即依存之處,法界則是萬有依存之處。否則成為斷滅,則不能維持諸法之連續性。 宇宙萬有剎那生滅變化,無自體,萬有空了剩下來空不了的就是真如法性。是法性勝義,無論說空,說有,或說真如自性,萬有都必須要有個統一體,作為歸屬之處,這統一體一定要是不生不滅,無變化,無為,真實存在之體,這真實存在體,就是勝義有,自體不空而是他空。真性是不動的不能隨萬有變化而變化。人類就是為擺脫有為的生滅化規律和因果的支配追求不生不滅的真理境界,若無此真性,則學佛何用?
 

  覺囊派承認有空性,那空性只能是因緣生法,是虛妄。真實之法是勝義,勝義即園成實性,無生滅來去,作為諸法之法性。篤補巴說,勝義園成實,不管佛出世與不出世,法性和諸法所依之界而是常在(《了義海論》266頁)。決不可說空。此語亦見《楞伽經》(楞講168頁) 一般中觀還提出三無性說(56),這是自空論,只能決擇諸法無自性,本派勝義有,非是無性,是離言法性。
園成實就是勝義有,自體有,自性光明,自性俱生智,自性清淨,自性而住,自性元成。他是法身、法界、真如性。界智無分別自證自明之勝義諦,是法身無邊功德之本性,是非空非不空之大空(《了義海論》261頁)。若勝義只有空性,即無佛一切智慧德相之所依─法身,亦無報化身,佛性成斷滅。故法身之空名為一切種相之大空,可見非畢竟空,乃真空之妙有(57),所以他們認為應成派一切皆空乃是無遮(58)頑空、斷空,其根斷了。《金剛曼續》云: “空性和覺性,皆本性常住,為瑜伽所悟,非乾慧行境”。(《文選》303頁)。所謂萬法之根的園成實性,是什麼?就是自覺自證之智,即本體法性,明覺自明之相,不二智,從本以來則為諸法之本性本自元成(59)(《知識總匯》557頁)。自覺自明之智即吾人之靈性,靈明妙覺,它是不空是勝義有。因它為無明二取實執所垢污,起種種虛妄分別,輪流生死。垢污去後靈明現前,自證自明。靈明覺性,就是佛性,承不承認眾生有佛性,就是承不承認有真常本性的問題。

 ┌ 偏計執性 無物有 世俗中無(倒依世俗)安名有────┐

三 │ │ │ │ │ 依他起性 有物有 世俗中有(正世俗)──唯識有,假 │因為虛妄
不實 ──自體空, ┤ 有(依他因緣生法,由無明他力所生境相 ─┚
自空,有為法──世俗諦──空 性 ┕ 圓成實性 離戲有 世俗中無,勝認中有──真實──自體不空,無
為法,他空──勝義諦──有 唯覺明有,真有

┌世俗諦──自空──阿賴耶識──妄心
如來藏 │
(心體) 二諦┤
└勝義諦──他空──阿賴耶智分──真心

  覺囊派承認他們是中觀派,所謂中觀就是不墮二邊(60)。他們說,世俗所現不加省減,不墮斷邊,勝義實相,離諸戲論,不墮常邊,此為中觀,因之二諦雙融(61)。智慧不執任何法之相,不墮常邊,大悲為利他故廣大積資不隨斷邊,此為中觀道之二諦雙融。離一切戲論形相獲證法身,不墮常邊,二種色身在輪迴未空間作調伏上下化機利生之事,不墮斷邊,此為中觀果之二諦雙融也(《知識總匯》中559-560頁)。又說承認偏計,依他,因緣生法不墮常邊,園成是無為法非因緣生,不墮斷邊(《了義海論》253頁)。或說離世俗本無而執為有之常邊,勝義本有而執為無之斷邊。 具體指的是自心本性的如來藏。如來藏為園成實,園成實具有三相,光明、自覺(自證),離戲。(《知識總匯》中511-544頁)。此為諸法之法性。如來藏就是法性、覺性、佛性。佛與眾生同具,它名為因時果時無有分別之見,此為勝義法性。“勝義法性是何者?非是冥頑乃覺性”(《了義海論》233頁)。 法性周遍法界,含裹十方,如來藏如虛空,非任何所成,常不思議,本自園成,“遍”指空明法性遍一切法。如來藏本性光明,有時說“空色”,或“空色光明”。自覺,指自心本性(靈性)。離戲指本來清淨,遠離言思戲論,在密乘中還加“大樂”。光明大樂均為佛的受用境界,成佛非成一個寂滅無為,故說勝義不空。覺囊派說如來藏“遍”一切情器(62),雖說如來藏如虛空,但非空空洞洞之空,如來藏是法身,有自覺智,能遍照一切情器世間是界覺無別之光明覺性。

  如來藏何以能遍,因為如來藏是萬有之法界,沒有一法不包括在法界中,萬有包羅在法身,法界中,平等園融。(《文選》224頁)。故如來藏又是萬有之所依或根子,在染為染根,在淨為淨根,染淨均是如來藏一根,此根名為元始之根。這是染淨同源的思想。
  如來藏為萬有之根。在染時之根則名為阿賴耶識,為無明種子習氣雜染之依託處,是煩惱根,阿賴耶為有為法,隨萬有生滅轉變,故轉識成智,妄識自空,作為萬有所依之根本是無為法,不變動則恢複本面,所謂阿賴耶有識智之分,轉識之根,稱為淨根,染淨都是一根,又名為根之根,實即僅是一如來藏分位(63)所立之名,所以並沒有有為轉為無為的問題。(《文選》207頁)。
他派說佛只證寂滅,則成佛只證空性,勝義世俗一齊空,成畢竟空,把如來藏也空了,世俗萬有失去依託之處,前後世業力誰來負荷?佛性的身智歸空,即佛性成為斷滅,無智無德(64)成佛何用?求出離解脫,契證佛果,皆成無有意義之事。所謂寂滅是指忽爾垢障清淨之相,非是寂滅斷空。 故如來藏為萬法之根,絕不可空,如來藏遍情器,但它是無為法,不參加有為之萬法的造作,故如來藏對萬有,也不是本體與現象的關係。
  

  如來藏如虛空,非空無一物,有智慧不二智,此為本具,非緣生法,若因緣生法終有斷滅。故如來藏智慧則為甚深之空性,乃真常之自性(《了義海論》234、236、238頁)。為本元之法界。
如來藏自性為自覺智,或稱不二智,此即眾生之覺性,佛與眾生僅是迷悟之差,他們說二取空後之根不可空,如證二取空,誰知證了空性,知此即是自覺智,若無此智則成頑空(65)斷空。自覺智是有,此頗苻合諸大續部(66)之旨趣(《知識總匯》中550)。能所二取,是虛妄分別,是客塵,有始有終之法,屬自空。而剩下的即此自覺智,屬本具,真常自性,是為如來藏脫去所裹穢衣,離去世俗之染即為勝義如來藏。如來藏之自覺智即為佛性,是由悟得來的,不是由修得來的。
 

  龍樹說,輪迴與涅 ,無有稍分別,涅 與輪迴,亦無少分別。“忽爾垢所障,除障即成佛”(《了義海論》46頁)。指一悟即了。《密嚴經》云:“如來清淨藏,世間阿賴耶,如金與指環,展轉無差別”。阿賴耶攝持之功力,即如來藏之功力,阿賴耶是真相識之所轉變,真相識即如來藏,《楞嚴經》說:“一切世間諸所有物,皆是菩提妙明元心,心精遍園,含裹十方”。一切虛妄分別去了,才能顯露出如來藏包含宇宙萬有之真機的真本面。 說畢竟空者,認為一切皆空,他們忽略了如來藏的秘奧和自覺之妙智。不管真妄心,心皆非若木石,有靈明妙覺,稱為不二智,即明空雙運之智也(《了義海論》233頁)、(《他空精義》234頁)。
以上這些說法與寧瑪、噶舉頗為一致,但如何契證,寧瑪噶舉是主張頓悟,而覺囊即認為須通過密法的甚深方便始能得悟。

  覺囊派的其它教理。覺囊派的教法大多來源於薩迦,所以覺囊與薩迦在觀點上較為接近。他們是從唯識學發展起來的。覺囊派的教理中提出五法三自性說法,此乃出自《楞伽經》, 但為唯識所宗。三自性即偏計執性等已在前而提過了。五法即名、相、分別、正智,如如。提五法三自性為了建立他們的解脫理趣認為眾生的妄想自性即遍計執性,都是由於執著事物的名相和事相而起。所謂執著名相,即執內外諸法之假名(概念),假名安立,構成概念,所謂著事相,即著概念,確有內外諸法之事實,皆由妄想分別所生,不知這些都是依他因緣而起,名為依他起性,是緣起生滅之因,如何求得解脫則要證成園成實性,那便是舍離名相和事相的妄想,內證聖智,即得到自覺證智,由此便能證入如如之境。這如如境界就是園成實性。現前的這一些五法三自性的法相,始終不外一心,只悟自心,不向外求即可契證圓成實性,所謂正智,是由識轉智,得自覺內證聖智,以正智觀察五法三自性的法相,則本性完全顯露,則為如如之境,此如如即是本覺法性。
 

  覺囊派不承認五法三自性為唯識學,說此廣見於末轉法輪的經典之中。篤補巴說,若說五法三性是唯識見,那麼《般若經》亦多談三性,《般若經》應成為唯識的經典了。三性之說亦多見於 辯中邊論》(《了義海論》265頁)。
 

  五法三自性是決擇(67)二種無我的,通過觀察名相所構成之三種妄想空無我和法的存在,離二執後則可徹見自心本性
又覺囊派所說解脫理趣,關於對所依根和能依根的認識,他們把宇宙萬有世出世法歸納為二十五法,此出自《大盤涅 經》、《大法鼓經》、《央掘羅魔經》等。二十五法的分法之中二十四法為世俗法屬有為能依,餘下一法為勝義法屬無為,為所依。他們又說一切法都可以總歸為蘊、界、處三科。蘊中之色蘊,處中之心意,十八界中之內法界,概括起來則萬法總不除色、心、及不相應行三法之外。具體分法:

蘊、界、處三法

│由五蘊中之色蘊開為大種,情身色,器世色三法 ─────
───┐ │由十二處之心意開為心、意、識三法
├──皆依各種因緣而生,有為法,二十五所知 │由十二處之法處開為事
相法、性相法、無實有法三法 │ 世俗諦,虛妄,自空 ──
──能依
(二十五有) ┤由法處開為受、想、行三法

│由性相法開為假立境、假立時、假立自性三法

│由無實相法開為無他變實有、依實有所成之實有、無不變實
有 ─┚
│三種性道,共道(聲聞)不共道(獨覺),佛道 ───────
三修學次第所知
│無為法──本元界光明如來藏,無為法勝義諦,真實,他空 ─
─── (二十五法萬有)──所依


  十五法之建立,主要在通過蘊、界、處和心意識等人,法兩方面的分析觀察來決擇人法皆僅是假名安立全無人我法我可得,實際存在的僅是由蘊界和合之產物,並無實體。換言之客觀物理,影響主觀生理和心理相互作用下所產生的現象或作用,並無實有可得,所謂人法之我皆假名安立,於是可以悟到人法二種無我(68),清除二障,證二空智(69),但二空後並非空得全無所有,故在此基礎上可以徹見萬法之所依,自覺自明自然智,現證勝義法性本元之實相,和光明智慧之法性。以上是概略敘述,欲求詳細,請閱多羅那他著《修心講義》、《講解甘露》和藏文本《文選──覺囊派》等書。
 

  又覺囊派總的教義,即其因、道、果三者之建立。

一、關於因,認為眾生欲求佛果,眾生因地本具光明如來藏之佛果,佛與眾生所具無二無別,此則所謂因地果地無別之見。肯定眾生因位本具有佛性,但眾生由於忽爾垢障虛妄分別,障復真性而不顯了。故需離戲無分別智,破除分別實執,分別實執猶如垢衣,光明如來藏本覺妙智猶如寶珠,除去垢衣則珠光之自然本有智慧覺性顯露閃耀。

二、關於道即除障之法,總有兩種對治法門,一依顯教道:破人法二種無我,清除煩惱及所知二障,通過加行道等五道十地修行,至九、十地時始能初證離戲光明法性,悟清淨如來藏。但此須歷劫修行,不能園證佛果。第二則依密乘道之殊勝方便和上師密決,束氣歸脈,徹底清淨障復如來藏上無始以來所積業及煩惱和無明種子習氣,故制心而外還須制氣,本性猶如虛空,分別實執猶如雲霧,雲霧去後虛空仍舊,悟此本元心性,一切現成但須保任,無修無治任運自然,密乘即入無有分別離戲大智大手印三摩地、即所謂空色大手印之雙運三摩地(《文選》333頁)。

三、關於果,若此內界中因地果地無別之本有妙色光明智慧獲得現證,則法身本具一切身智德相盡皆顯露,本具身智無增無減,此勝義自然智,果因無別,果因一體(《文選》)290 和 326頁)。篤補巴說:眾生因位之如來藏與佛毫無差異(《了義海論》28,29,30,53頁)。此則果因無別之見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