覺囊派的傳承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回上一頁

  覺囊是地名,全名覺摩囊,在西藏日喀則專區的拉孜縣境彭措林寺東的一座山溝內,位於雅魯藏布江南岸。覺囊寺是公元十三世紀時袞邦·吐吉尊追①(1243─1313)所建。他初是薩迦派僧,曾為薩迦八思巴弟子。後來他從袞欽·卻古沃色②聽《時輪講解》和《六支瑜伽》③,得到卻古沃色暗以他空見解釋時輪的教授,經過實修,證悟了他空中觀④樂空雙運之理。他又以他空見講解《時輪六支瑜伽》。於是遂獨成一派,因其駐錫地為覺摩囊後遂稱為覺囊派。(《青史》904-905頁)。
他空見最早的創造人為裕莫·木居多吉⑤,公元十二世紀時人,從裕莫起已暗傳七代才到袞邦·吐吉尊追。裕莫初是個瑜伽行者⑥,出家更名迪巴傑布,曾親近索律師等大德甚多。又從克什米爾班欽·達瓦貢布聽講《時輪》法。依達瓦貢布弟子卓敦·南拉孜⑦譯師學《時輪本續經》以及注疏要門⑧等,還學《密集》⑨的明炬釋和要門等,隨後到後藏烏郁⑩地方專修《時輪法》,定中見到空色天身⑾從內顯發,又閱《如來藏經》等經,說“一切眾生皆本具相好莊嚴⑿之佛身,名如來藏⒀。於是生起勝義本有⒁之他空見。木居多吉將時輪教授和這種觀點暗傳給他的兒子達麥夏若,八十二歲卒。(《青史》901-902頁)、(《宗派源流》212-213頁。)
   

  達麥夏若為裕莫五十八歲時所生之子。幼時則得其父傳法灌頂,十六歲時便廣講《時輪》續經及釋論,他又將其父所傳之他空見傳與其弟子南喀沃色。(《青史》902頁),(《宗派源流》213頁)。
南喀沃色又名康薩巴,是一位精通中觀的理聚六論⒂,熟練《時輪》續經大疏論的講演,而且園滿三摩地⒃功德之大師,他傳弟子是色莫齊瓦(《青史》902頁)。
 

  色莫齊瓦是達麥夏若之子,名南喀堅贊,從南喀沃色學《時輪》經疏,並勤學噶舉派的《那若六法》⒄,得師傳授要決親自實踐獲得到成就,為一位瑜伽自在⒅者(《青史》902夏)。其弟子為降薩·協饒沃色⒆。降薩·協饒沃色,早年研習各種經論,又長期閉關修靜,得色莫齊傳授《時輪》的經續講解以及一切支分,在其初修園滿次第時則獲得風息自在⒇。協饒以前對《時輪》的傳授,極為守密,限制較嚴,協饒以後才遂漸弘傳。協饒沃色弟子為卻古沃色。(《青史》902-904頁)、(《宗派源流》213頁)。

  卻古沃色的弟子即袞邦·吐吉尊追,尊號為袞覺囊巴欽布。他受到拉堆絳(21)地區土酋的大力支持,修建了覺囊寺,宏傳他空教授,覺囊派之名於是大張。(《青史》904-905頁)、(《教法源流》78頁)。
吐吉尊追的法位繼承者為絳森·傑瓦耶協(22)。(1204-1283),幼年曾認噶舉噶瑪派的噶瑪拔希為父,得到很好的教養。後來到覺摩囊聽袞邦巴講《時輪》、《密集》經疏,尤其得到六支瑜伽實修教授,刻苦精修,獲得覺驗。遵師命在覺囊寺附近建德慶寺,五十七歲癸醜年繼任覺囊寺座主。薩迦豪門(23)本欽絳多和雲尊均來參拜求法。住寺八年,六十四歲逝世。噶瑪讓炯多吉曾為之作傳(《青史》904-905頁)、《宗派源流》213頁)。
 

  吐吉尊追和傑瓦耶協共有之上首弟子為克準·雲丹嘉措(24)(1260-1327)。六十一歲時繼任覺囊寺座主,先學薩迦派的顯密經教,後住覺囊寺依止吐吉遵追,吐傑去世後他又依止傑瓦耶協,盡得覺囊派的教授傳承,壽六十八歲園寂(《青史》908頁),(《教法源流史》21頁)。
 

  克準弟子即有名之篤補巴(25),本名協饒堅贊(1292-1361)生於篤補地方的班倉家。幼從機敦繹央巴叔侄學顯教四大論(26);兼學《金剛曼》等密經。特別是祥細學習了熱譯師所傳的《時輪金剛法》。他年輕時就在薩迦大寺講顯教四大論引起了薩迦人所不滿。後來遊學衛藏各大寺院,參加辯場(27),於是聲名大噪,獲得“袞欽”的尊號。三十一歲時往覺囊寺依止雲丹嘉措,學《時輪金剛》無垢疏及其它教授密決,依之實修,頗有證驗。年三十五歲時則繼任覺囊寺座主。他授命弟子薩桑瑪底班欽和羅朱白譯師二人校訂改正《時輪金剛》續經譯文,他自己就根據新譯本作了《時輪金剛無垢光疏釋》的要義批註。其它還作了灌頂修法儀軌教授以及星算等書,其著述甚多。他三十一歲以前還繼承過薩迦教派的法統。到覺囊後,得了雲丹嘉措各種灌頂教授,特別是《時輪金剛》的導引,生深敬信,從此便由薩迦派轉入覺囊派了。他本人曾親修《六支瑜伽》獲得“命勤”(28)園滿之相,繼承覺囊法座。對他空見生大定解,便著《山法·了義海論》、《第四結集論》闡發他空之要義。一時名聲大噪,從之者眾。覺囊之名,更為大顯。任寺主三十餘年,辛丑年逝世(《青史》909頁),(《宗派源流》214頁)、(《教法源流史》22頁)。
篤補巴的心傳弟子為巧勒南傑,本名晉美扎巴卻季堅贊1306-1386)。巧勒南傑系蔡巴萬戶長賜給他的尊號。生於阿里,早年往衛部拉薩附近之卻柯林寺,為噶舉蔡巴派的主寺,學中觀、量論,博通諸明,有博學者之稱。由於他曾住持謝通門縣境內之博東艾寺(29)。所以人們又尊他為博東班欽(30)。班欽就是大“班智達”的意思。初不滿他空見,來覺囊寺與篤補巴辯論,篤補巴廣引顯密經教,詳為解說,大為折服 ,不滿之心,渙然冰釋,於是便投於篤補巴門下,盡學顯密教授,特別是得到《時輪》灌頂,講解導引,實修密決。四十九歲繼承覺囊寺法座,後又擴建白摩曲丁寺,樹立覺囊派之講風傳規,從學者眾,蔚然成派,稱為博東支派。五年後又離去,住持蔡伍林寺,在拉薩附近為蔡巴噶舉廟。拉薩傳招時他大講傳《時輪金剛》灌頂及實修要門等,並受大絳巴大元國師(31)之禮供,一時從學弟子甚眾,為宏傳他空見曾著有《破迷論》等著作。(《青史》910頁),(《宗派源流》215頁)、(《教法源流史》37頁)。
 

  他的傑出弟子就是聶溫袞噶白(1345-1439)他初亦是篤補巴弟子,篤逝世後他則依止巧勒南傑。巧勒逝世後,他繼承覺囊寺法座。宗喀巴大師亦曾從聶溫學《時輪》等法,聶的著作有《宗派光明嚴論》宏傳他空見。(《教法源流史》)38頁-39頁)。
繼聶溫袞噶白為座主的是佐欽·袞噶羅哲。(《教法源流史》40頁)。 佐欽·袞噶羅哲之後為絳央·袞卻桑布,他與格魯派的克珠吉·格烈巴桑同時代。此時格魯派與覺囊派在教義上的分歧已漸突出(《教法源流史》40頁)。
袞卻桑布後為南喀卻龔。南喀卻龔後為多羅那拔陀羅譯師(《教法源流史》40頁)。
 

  多羅那拔陀羅譯師的繼任者為袞噶卓卻(1507-1569)。中興覺囊派,宏揚他空教義。繼他後擔任座主的為他的高足弟子堪欽·隆日嘉措(32)。(《教法源流史》51-55頁)。
 

  繼隆日嘉措為座主的即多羅那他(1575-1635)。他是袞噶卓卻的轉世,是本派中最有學識的人,著作豐富,廣泛宣講他空見。當時他的支持者為後藏地方政權的噶瑪丹炯旺布(33),第巴仁邦巴(34)對他也極為崇敬,依靠他們的勢力,他在日喀則彭措林縣修建達丹當卻林寺,據說寺廟營建極為莊嚴,造像修塔亦精美絕倫,成為全藏之冠,他宣講他空見,也吸引了不少群眾,頗為盛極一時。當時格魯派與噶瑪政權爭奪權力鬥爭非常激烈,不久,噶瑪派失利,政權坍台,多羅那他去蒙古傳法,格魯派政權首領五世達賴遂將達丹當卻林寺改為格魯派寺廟,更名為格丹彭措林寺。沒收寺廟財產屬民,經籍印版大多封禁。其餘卻隆江孜等處之覺囊寺廟亦均令改宗,從此衛藏地區覺囊一派幾乎絕跡。現 在只有邊遠地區如四川阿壩自治州壤塘寺、色更寺與嘉絨地區的馬爾康縣賽貢巴寺、卓格寺,青海果洛自治州之賈貢巴寺、格果寺等寺廟繼續傳持覺囊派教法,或雜以其它派法。各寺寺主亦僅維持其傳承系統,未聞發展有其它流派。(《教法源流史》53-63頁)。

                         回上一頁